要赢巴塞罗那不是没有办法,一年前我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就算是梅西,我们也有办法拦下。12个月之前,我们在客场所做的,就是让特维斯从锋线回撤,罗纳尔多作为中锋,这样就有两个攻击区域,罗纳尔多和特维斯的渗透能力会让球处在我们的控制之下。

但这并不容易做到,因为当巴塞罗那如此长时间地垄断球权之后,我们的队员会慢慢提不起劲儿来。他们开始沦为观众,眼睁睁看着皮球在场上穿梭。 我们的想法是,一旦拿球,就让特维斯前去接应,而罗纳尔多则寻找缝隙前插。但他俩始终拿不到球,只能当看客。半场休息的时候,我指出了这一点,“你们简直是在看球,”我说,“我们完全没有了反击。”我们的方法和国际米兰不一样,他们防守退得很深,一直在执行防守反击,而我们的下半场则是进攻模式。

开场我们踢得非常顺利,罗纳尔多3次威胁到巴塞罗那的后防:一个贴地任意球,两个远射。他给了对方门将维克托·巴尔德斯重重压力。但10分钟后,我们却已糟糕地落后一分。由于中场球员没能及时回防,当埃托奥起脚,球滑进球网近角的时候,埃德温·范德萨已经无能为力。 开场时,巴塞罗那让梅西打右路,埃托奥在中间,蒂埃里·亨利打左路。一球领先后,他们把埃托奥挪到右边,梅西作为靠后的中锋来到中场。埃托奥的位置变换是因为早些时候,埃弗拉曾从梅西一侧取得突破。埃弗拉一个劲儿地往前冲,所以他们改变了阵型来阻止他。事后瓜迪奥拉也承认了这一点,他调整了梅西的位置,让他不用去和埃弗拉对位了。 做出这一改变后,巴塞罗那给梅西提供了一个他喜欢的位置,大片中央地带。

在余下的时间里,他一直在这个位置,这让我们的4个后卫非常难受,他们不知道是该压上顶防,还是求稳留在后方。 埃托奥进球后,由于梅西来到中间,巴塞罗那的中场多出一个人,伊涅斯塔和哈维整晚都在你一下我一下相互传球,保持球权。他们在短传上优于我们,这一点无须多言。 面对瓜迪奥拉的队员,先丢一球的代价是惨重的。他们在中场人数上的优势再次把我们的队员变成了旁观者。

为了打断这样的传球游戏,我在中场时用特维斯换下了安德森,然后目睹他错过了一个好机会。他本已经过掉了一个后防队员,但当他把球拉回来,想再戏耍一下对方的时候,球丢了。在取得第一个进球的一小时后,巴塞罗那取得了巩固胜势的第二个进球,哈维传中,梅西进了一个不常见的头球。

09年的那次,曼联明显有轻敌。因为巴萨的凯塔、阿尔维斯、马克斯和阿比达尔缺阵,大半条后防线废了。曼联虽然缺少了弗莱彻和哈格里夫斯,但因一年前击败过巴萨,巴萨在半决赛被切尔西打得很狼狈,所以曼联球员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心理有优势。但是出场后的曼联明显低估了巴萨的传控强度,曼联的中场形同虚设,吉格斯更是全场最差。曼联球员通常是主导比赛的一方,然而第一次被对方踢得这么狼狈,很显然心理崩溃了。卡里克后来还因此被抑郁症折磨数年,他回忆道爵爷赛前曾提醒球员注意巴萨的快速传递,但球员们没能很好控制住球,导致比赛一边倒。很显然,这一次决赛,球员们的赛前轻敌和比赛中心理崩溃是主要因素。

两年后,我们两家俱乐部再次在决赛聚头,这次,是在温布利。我们的意图和在罗马时一样。开场不错,随后在中场失势,最终1-3落败。

我们没能搞定梅西,我们的中卫没有随球迎前,他们只想待在后方。而这还是我所见过的准备最充分的一场比赛,我们在训练场上足足练习了10天。你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吗?有时候球员演练得很好,实战却不行。比方说,当晚韦恩·鲁尼就令人失望。我们给他的任务是突袭对方边后卫身后的空当,给埃尔南德斯的任务则是吸引对方火力。小豌豆做到了,但利用边后卫身后空当的渗透却没有成功。

出于某些原因,安东尼奥·瓦伦西亚怯场了,他紧张得一塌糊涂。对此我也并不想过于严苛。或许对阵巴塞罗那最好的选择是回到禁区,但至少我们本应在拦截梅西上做得更好。迈克尔·卡里克也没有发挥出最好的水平。

中场休息时,我犯了个错误。我仍然着眼于获胜,我告诉鲁尼,他应该继续插入对方后卫身后的空当。“继续这么做,我们将赢下比赛。”我催促着他。我忘了一个对阵巴塞罗那的大问题,他们有大量的比赛是在下半场的前15分钟高效拿下的,我应该对球员们提及这一点。在下半场的前15分钟,我或许更应该派朴智星去阻击梅西,让鲁尼打左路。如果实施了这样的战术,我们或许还能实施偷袭,还有防守反击的机会。这样的变动会让布斯克茨无人盯防,致使我们可能退防禁区,但鲁尼在左边的进攻,仍然能在前场形成威胁。

下半场开场10分钟以后,我本想换下瓦伦西亚,但法比奥再次抽筋,+我被迫围绕他的伤势来做安排。我在决赛当中的运气总的来说不错,只是这一次幸运没有光顾。和其他重大比赛的胜利以及我至今享受的成功相比,这回在温布利的遭遇我实在难有什么怨言。

第二次决赛,爵爷在排兵布阵上是有问题的,他没有选择保守足球而是采用442。但双中前卫吉格斯和卡里克在中场太单薄,对哈白梅的互动完全没有遏制力,哈白突然提速就能很快冲到中后卫跟前。而且曼联也没能打出快速反击,这次拉胯的是瓦伦西亚,赛前他是曼联唯一一个能加速突破的人,可比赛中他连带球都不利索了,大概是头一次被大场面被吓到了。

当然了,实际上这场比赛无论如何都很难赢,因为曼联的攻击力较两年前已大幅下滑,即使曼联龟缩不出,也极有可能被巴萨的传递消耗催眠后被击穿。曼联缺少一年前国米的斯内德、埃托奥、米利托等,那几个人的反击质量和曼联不是一回事,曼联当时只有一个鲁尼能做到。

09年双方实力接近都没赢下,11年就更没机会。实力上的差距,用指挥战术很难弥补。

两次决赛输了主要是曼联在技术不如巴萨的情况下还抢开局,被反制却方法不多。那支曼联虽然踢4411/451,看似锋线/边路会回撤支援中场,但在巴萨强调以我为主的传控433面前,曼联的中场既无法有效控制皮球输送到边路,又不大愿意先蹲坑防守猥琐找机会,这就难了,就说11年决赛吧,场面一边倒被巴萨击溃,曼联单薄的中场遭受到巴萨疯狂逼抢,传控-围抢是当时最先进的踢法,曼联输得不冤

回想08半决赛第二回合曼联靠防守反击倒是有不少到肉的机会,而后面两次对决曼联实力不如08年,巴萨则在瓜迪奥拉的下完成蜕变,哈白布-梅西阿尔维斯这些人能传能控,反观曼联这边C罗的急躁,鲁尼的粗糙,卡里克的迷失,曼联的前场又无法以力量/速度压制对手,缺乏破局方法,从而被更优秀的对手技术性击倒。

0809少了关键人物弗莱彻,朴智星确实还差了一点。当时半决赛大局已定的时候弗莱彻拿黄牌我就觉得不妙,当时的三中场卡里克弗莱彻安德森(没错,就是那个安德森)组合能攻善守未必不能压制当时还未完全成熟的哈白布。前面鲁尼C罗王老吉,特维斯贝巴都只能坐板凳。少了弗莱彻中场就差了很多,再加上心态有点太急,开场错过了很多机会。这是欧冠改制以来第一次有球队接近卫冕可以失之交臂。1011能进决赛也就不错了,半决赛打的才是沙尔克04进了6个还成就了诺伊尔。决赛压根没机会。

11年让曼联再打二十次也不见得能赢两次,就不提了。09年也是实力上有差距,但没有2011那么明显,除去开场那雷声大雨点小的进攻,埃托奥进了球以后毫无还手之力,即使再踢一次也是三七开的局面,因为曼联并没有巴萨最怕的切尔西那种防守硬度,当然曼联也很强。其实这个局面2008就有雏形了,那是曼联的三冠王赛季,可是面对2008的巴萨(那时候巴萨更衣室问题重重,里杰卡尔德赛季末要走,小罗战力减半,半冷宫状态),即使是这样一支巴萨,曼联办法也不多,靠着生姜头石破天惊的世界波将将淘汰巴萨,英超四强里巴萨比较惧怕切尔西利物浦的球风,曼联阿森纳这种比较多巴萨的胃口,虽然不愿承认,但有时候球场上真有球风相克一说,更别说那时候的巴萨实力远远高于曼联了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